歡迎訪問海豚文章網
你的位置:首頁 > 美文 > 原創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傅安平:森林問道

時間: 2019-04-16 | 作者:傅安平 | 來源: 海豚文章網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

  其實老藏在我心里最想干的事,就是一個人到森林里面去,隨便走走,看看。現在不能去,那就臆想好了,也是快樂的。

  一個人獨自漫步于森林之中,最想得到的是什么?實際上也不只是想看看那莽莽蒼蒼、遮天掩地的樹木藤蘿,而是想通過這樣特殊的行為方式,清晰觸摸到平日里心間那縹緲難及的人生之問。我們每個人生來,心里都有這樣一些根深蒂固的疑問吧,總想找個合適的地方敞敞透透地打開心門,抒發一番,稍稍撫平那些精神上的無名疼痛。屈原的《離騷》、《天問》,何其糾結,悲傷,也是為了這樣。

  當我漫步于森林之間,總希望自己的心里,懷著一種道的情懷,幽然來去于大自然之間,飄然如鶴,身輕心亦輕。我陪伴森林以有形靈動之質,森林饋養我以無形浩然之氣。

  有時候我想,道,是一件多么古老而神奇的信仰啊,它一定是看穿了世間所有的滄桑和痛苦的,人在道的面前是多么渺小,受它安置,就象孤人置身于浩瀚森林中一樣。它以某種形而上學的意念與力量,包容了世上一切我們可感知和不可感知的事物,內理,讓人心生無限向往,古往今來多少高士孜孜不倦以求悟之。我甚至都很好奇,古代那些修道者們在煢煢野生里,對道的理解達到了一個怎樣高深難測至秘不可言的地步,到最后只能感慨不盡地說一句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。道,說不出來啊,只能存在于用心體悟中!

  所以,我也想以這樣無欲之心漫步于森林之中,體悟我所想追求的東西,觀道之妙,獲得有欲之求。

  道,是一種相對于所見事物,你可以感悟到的依附于事物上的無形無質的事理,但這種事理,你又永遠無法把它說透、想盡——如果你覺得你說的理就是理,那就已經開始錯了,因為你想到它時,它本身就應該是處于不停變動中的,無時無刻不在推究演變之中。如同最簡單的,我們每個人的存在,就是一種道,身體也一直處于從生到死的過程中,永不停歇。身體是道在形質上的依附,道包含著身體的從生到死,又化成泥質,再生成生物輪回。    

  宇宙是一種道,從宏觀宇宙運動的近乎無邊無涯,到微觀粒子運動的近乎無邊無形,具有相通性。

  粒子是一種道,實則為形態為質量,虛則為能量為光譜。

  生物是一種道。

  森林是一種道。

  植物也是一種道。

  每一種事物存在,即每一種道存在。

  一念生,則百念生。百念生,生生不息之間,合而仍為道。

  道法自然,道生萬物,萬物仍歸于一道。

  當我一路攀山穿林的過程中,我就深深的感受到了這種道的覺念的存在,森林之中的運行變化,相依相離。

  生物的進化起源于水中,水是最低的地方,位于腳步之下,道路之下。由于處在進化鏈的始端,極低等的藻類植物幾乎離不開水,我們在上山的過程中,只有遇見山間溪澗,才或見到它們的身影。水屬陰,因此可以說藻類處于植物系的陰極——萬物似乎孕育、出動于陰極。藻類談不上什么普通意義上的的正常的植物結構,但有一個很意想不到的現實是,地球大氣環境中大部分的氧氣,不是源自于高等綠色植物,而是源自于地球上默默無聞的藻類的貢獻,是它們貢獻我們以“養氣”,養活了我們!低調而無形。

  所以如果有游者恰巧往溪澗邊尋水喝,有人問這地球上給我們貢獻氧氣更多的,是這滿山滿川的綠植,還是水里的縷縷絲藻,這答案真是讓我們驚奇。這就是道之至陰的力量,居大功而不言,只有人類的女性忍不住,老喊著“女人能頂半邊天”——其實何止半邊天,她們太“謙虛”了。

  當然,沒有特殊目的的話,游者在上山的過程中是沒有必要離開山道,鬧什么去到溪澗邊尋找藻類。但同樣低等的菌類植物,已經開始離開水面向山道旱地上進化了,但還不能完全脫離環境的水濕,這個是我們直觀就能體驗到的。這幾年,本地百姓每到雨季,就進山到處撿摘食用野菌賣,形成風氣。還有地衣,是菌類的緊鄰,雨后濕地易生,它們也都沒有形成通常意義的植物結構,比如沒有葉,更沒有花,卻構成了植物進化鏈中不可缺少的一環。

  經過了這幾層墊底式的植物發展,然后就可以正兒八經看到真正的維管植物了,我們稱之為高等植物,它們就象是拿到植物大專或者職高以上畢業證的,但和低等植物漫長進化史比起來,其實學習進步期限很短。我們中小學及幼兒期的學習期限也是比大學更長,有諸同理。

  比菌類看起來更高級一點點的,就是那山道邊到處可見的鋪地苔蘚了。苔蘚開始出現了類似葉,莖和根的結構,細看起來象一棵棵微型小植物的雛形了,這是植物開始向更高級植物進化萌芽的一個外部形態信號。同樣的,它也是需要一定潮濕才能繁殖的,但是對水的生存依賴性大大降低了,因此生長自由度擴大,范圍更廣,可以一年四季到處漫延而不死,山地上,石頭上,樹皮上,崖壁上……這種植物系的擴展,不正如道的不斷擴展推演嗎?為陸地植物的廣泛出現存在而鋪墊。

  苔蘚的擴大版,就進化成了葉如羊齒的蕨類,真正的有了葉、莖、根,維管植物出現了。蕨類可以個頭茂盛,如果苔蘚是終要被踩于游者足下的,蕨類則幾乎擠占了我們攀爬向上的山道,甚至在蕨類中,已經出現了桫欏那樣高大的木本植物,美麗翹搖,意若菩提。這是對更高級草木植物生長形態上的預演,是一種看得見的植物進化上的運動。

  再后面的不用細說了,那映入我們眼眶的漫山遍野的植物,茂盛,葳蕤,從鋪地的山麥冬,蜈蚣草,到擋路的白背葉,黃荊條,到攀爬的白英、菝葜藤,再到迎風吟嘯的松、楓,許許多多的植物,各層各次,無邊無際,雖風摧雨侵,亦阻抑不了它們向著太陽盡情伸展。它們的存在,無一不是置身于植物進化的大格局中,每一種植物都有其一席之地,形態萬千,姿勢各盡,它們的美妙形象與勃勃生機,洗刷盡了游人心中所有塵俗之氣。

  當我信步穿行于林間山道上,隨手從身邊雜林中折得一根橫伸過來的花開正茂的枝條,一看,哦,白花檵木,小灌木,籬笆能手,那它在植物系中的位置呢?離我們人類應該是更近一些吧,正是這些在植物系中相對處于陽極的植物,每天通過太陽進行生生不息的新陳代謝,創造了地球上豐富多彩的實體材質,提供了能量,也是可謂豐功至偉。人類雖然自稱偉大,但人的所有行為,又真的能同它們相比嗎?我總覺得人類是最大言不慚的動物。

  比高等級植物更進步的,應該就是動物的出現了,這又可以看作是一種道的衍生。動物是一種新的道,但這種新的道,也是在繼續推演進化,從最簡單的單細胞動物,一直進化到復雜的人類。動物通過對植物的利用,到達死亡之后,又被植物利用。動物和植物緊密聯系在一起,它們構成了地球生物之道,地球生物圈不僅只是無數分散的個體。

  在我的眼里,這滿眼的植物,絕對不是雜亂無章的,而是在作永不停止的有序運動與合理安排,雖然互相競爭傾軋,但也互相包容依存。它們猶如一群梁山好漢,既聒噪爭鬧,又共舉酒碗,大口吃肉,各安其位,生機盎然。它們和人類社會沒有兩樣,都存在著道的巧妙。

  當我漫步于森林之間,有時候,我可能會覺察到這樣的一種過程:看森林是森林,看森林不是森林,看森林還是森林,然而一切都在變,沒有哪一種看法是錯誤的,我的眼光在變,我看到的時機在變,森林自己在變。

  當我覺得自己心懷一種道的情懷,氣定神閑、柔軟地穿越于森林之中,迎著空曠冷寂的山風呼吸著那清涼透肺的空氣,我覺得自己也有一種內外通透、飄飄如仙的感覺。“幽人自往來,縹緲孤鴻影”,所謂的仙風道骨,就是因為心中蘊含著一些機辨卓識,從眼里所見就能看透人生迷茫,而從容立足于松蓋之下,天地之間。

  當我漫步于森林之間,才更能體會到自已不但如森林之中一枚縹緲的葉子,也是世間的一枚葉子。森林是我的前世,我是森林的今生;森林是我的魂魄,我是森林的眼足,生生世世何曾會冥滅?只是在一條更宏大的道上輪回衍變而已。那些所有的悲歡愛恨,能不變得更從容、更淡定一些嗎?我的一切,本來就和足下、眼中的一切,是融合在一起,密不可分的。

  無名天地之始,有名萬物之母。故常無欲以觀其妙,常有欲以觀其徼,今竊觀之。

  猜你喜歡:

  傅安平:微信愛情

  卡爾維諾:高速公路上的森林

  張曉風:你總得不到你所渴望的公平

  韓少功:生命

文章標題: 傅安平:森林問道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hvqvz.tw/article-95-183326-0.html
文章標簽:問道  森林  傅安平

[傅安平:森林問道] 相關文章推薦:

    Top
    河北25选5开奖结果